一生所衷:銘記心中的教言

一生所衷:銘記心中的教言

作者:第9世堪千創古仁波切
採訪:阿尼蔣秋卓瑪
出版日期:2016/06/01
ISBN:9789869310819
規格:精裝 / 160頁 / 17 x 22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NT$350元

請購連結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總經教師——堪千創古仁波切
50則一生受用、心靈開闊的智慧之言

  一生中,總有些時候
  我們會因為一句話找到力量
  會因為一句話堅持一生
  也會因為一句話改變人生

  創古仁波切說:
  我的上師時常提醒我,身為仁波切,心中不能有任何傲慢的心,自己的身口意,都要投入佛行事業。我一生當中,有時生活困難,有時條件寛裕,上師的教言,時時刻刻深記在我心中。不論情況為何,總是依教奉行,想為佛行事業,為利益眾生,盡一點心意。對於我來講,生命當中,對佛法的信心,或是現在的一切成就,都是來自上師的恩德。

  本書收錄創古仁波切的50則智慧語錄,並由創古仁波切親自口述童年的成長經歷、認證過程,以及透過他的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堪布羅卓然薩、堪布岡夏等的教導,創古仁波切把上師的教言時刻記在心中,一生依教奉行,因而改變了他的一生。

  本書以近半年的時間走訪尼泊爾、印度、香港各地,首度採訪到創古仁波切的家人、弟子等第一手採訪記錄,一篇篇樸實動人的訪問記錄,穿插其中,搭配仁波切的智慧教言,以及未曾公開的仁波切圖片,如一顆顆珍貴的寶珠串成珍珠寶鬘,閃閃發光。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創古仁波切一生修持佛法,精通經教與實修。我覺得以目前仁波切的人生經驗來說,只是聽聞到一點點仁波切的教導,都會令我們非常受用。我真的是這麼想的。

  ‧創古仁波切親自口述改變一生的歷程
  ‧50則可以作為一生所衷的智慧語錄
  ‧精采動人的創古仁波切轉世故事
  ‧10篇最貼近仁波切的私房故事採訪
  ‧【全書彩色精裝】創古仁波切的壓箱圖片首度公開

作者簡介
第9世堪千創古仁波切(KhenchenThrangu Rinpoche)

  第九世堪千創古仁波切為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的總經教師,曾任藏傳佛教噶瑪噶舉四大法子的導師,是噶舉傳承當代禪師暨學者。1968年時榮獲格西學位,學養、修證、講學、著述,無不圓滿,也是藏傳佛教寧瑪、噶舉、格魯及薩迦四大教派一致推崇的大師。

  創古仁波切致力於弘法利生的佛行事業,建寺興學,講學傳法,不遺餘力。一生遵循上師的教導,依教奉行,他說:「我的這些頭銜就是代表自己的責任,要利益眾生、弘揚佛法。」已逾八十歲的仁波切,如今依然不辭辛勞,每年巡迴世界各地,弘法利眾。

  堪千創古仁波切相關著作:《大手印第一課》《快樂轉心法》《成佛的藍圖》《直指法身》《惹瓊巴傳》《帝洛巴傳》《遇見藥師佛》《止觀禪修》《尋找來世的居所》《一生所衷》等。

採訪者簡介
阿尼蔣秋卓瑪

  2004年於堪千創古仁波切座下出家,2005年至2010年就讀於文殊尼眾佛學院,並於香港、臺灣各地擔任佛法課程口譯及文稿翻譯。翻譯作品:《一生所衷》《幸運到老》

目錄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序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創古仁波切的轉世故事
—堪布卡塔仁波切
.帶著感恩的心,勇敢面對人生
—喇嘛達華

.上師的教言,我時刻記在心中!
—堪千創古仁波切

.重要的事
今生今世
從一早起來
人身其實很脆弱
最終都要捨下
應該去想一想
慈母的心願 —噶桑拉莫

.不要逃
究竟的快樂
世間外在的誘惑力太大
障礙不只在痛苦時出現
應該是面對它
不斷守護你的心
向鄔金祖古借錢 —札西將措

.一念之心
心是一切快樂痛苦
心就像是一道門
開展內在的智慧
具備知足的心
處處想著別人
堅持到最後 —益丹江措

.夢幻泡影
心也不真實
什麼也看不到
沒有覺知的時候
無須特意去改變
遠離變得更好的期待
實現大寶法王的心願 —才樣

.我的……
煩惱的根本出自哪裡
什麼叫做「我執」
執我的自性並非不善
修心就是要去除我執
將執我的念頭放下
如太陽般照耀 —佩樣

.不再冷漠
在無止盡的渴望中
愛他人的心不夠
傲慢是非常嚴重的障礙
自私的人只想自己
損惱心
不能偷別人的東西喔—堪布確涅

.感恩眾生
自己跟他人是一樣的
看看周圍的人
無偏私的慈悲
人我之分
生起慈悲心
加持的溫度 —堪布羅卓丹傑

.讓別人快樂
隨時都要想著利益他人
讓自己好的最好方法
幫助和關懷別人
利他是利己
放下我執
永遠不捨棄法衣 —尼師慈誠

.生起慈悲
用同理心去思維
慈悲需要具備智慧
平等看待眾生
內心具備熱忱和慈悲心
由我來承擔
完成仁波切的心願 —藏醫楊卓

.善願發心
發心
修行是心量擴大
修行的人一定要立誓
清淨的願
祝福大家
您的一生感動了我 —阿尼蔣秋卓瑪

.附錄:教言出處頁數對照表

上師的教言,我時刻記在心中!
口述:堪千創古仁波切
採訪‧藏譯中:阿尼蔣秋卓瑪

我沒有進寺院前都一直住在家裡,我家位於玉樹新賽村一個稱為然隆達的地方,當時那裡的建築都很簡單樸素,我們家的房子算是村中比較大、比較乾淨的。在我六、七歲時,那時家鄉的冬天很冷,所以家人很少出去玩,夏天時我們就會到草原、河邊郊遊,當時真的很開心、很快樂。因為我長期待在寺院與家裡,很少有機會出來,也很少看到昆蟲,在草原上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種類的昆蟲,會有一點害怕和好奇。

然後,大概在我十歲時,全家去拉薩朝聖。當時很多家族都一起同行,還有許多從馬爾康運茶經過我們噶瓦地區的玉樹商人也一起同行。路途中,因為犛牛走了一天也累了,所以都會找有草、有水的地方休息,我還記得當時搭帳篷時,大家都會圍成一圈,還有一位專門負責帳篷的主管。我們就這樣大概走了一個月。一個月後,爸爸和老師告訴我,今天就會到達羅紮寺,在達羅紮寺我看到很多經書以及莊嚴的佛像。因為我是從玉樹康區過來的,聽不懂拉薩話,當時接待我們的喇嘛,在為我們講解的時候,我耳邊聽到的都只是「巴啦巴啦」的聲音而已!

之後,我們到了拉薩,在大昭寺朝拜釋迦牟尼佛像,也去了楚布寺拜見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家鄉所有人在那時都請示法王應該修持什麼本尊,法王直接告訴我要修的本尊是白度母,並且給予了口傳與灌頂,接著我就在巴噶丹寺閉關一個月。那一個月,每天要很早起床,有時候雖然感覺很冷,但心裡很平靜、喜悅。

其實,我那時見到大寶法王,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像是見到一位仁波切一樣。但是,我二十二歲那年,前往德格康區的八蚌寺,再拜見了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當時法王噶瑪巴是先去了漢地,回來途經八蚌寺才停留的。那時我正在佛學院念書,已經讀過了一些歷代祖師的傳記,所以當我再次見到如同佛陀一般的法王,感覺很難得,生起了無比的信心與恭敬心。我真的覺得,法王跟佛陀是無二無別的,法王就是佛陀的示現,覺得自己能見到他福報很大。

之後,我們要回家鄉時,法王也準備要回去拉薩,同行到了一個名為廣度至咖的地方便要分道行駛,望著法王坐上車子遠去的身影時,我虔誠的發了願,然而心中還是有一種傷感。或許是因為當時發了願,日後我也真的如願的有機會為法王做一點點的事情。

在八蚌寺時,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給予了我沙彌戒與比丘戒。當時大司徒仁波切還很小,法王為大司徒仁波切舉行了座床儀式,也給予了很多口傳和灌頂、廣行派與深見派的菩薩戒,以及密續的紅觀音灌頂等。在給予這些灌頂時,法王也會講解灌頂的內容以及觀修的方式,當時我的感悟很深,也覺得機會真的很難得。

我十六歲的時候,寺院建立了佛學院,邀請堪布羅卓然薩為我們的導師,堪布教導《入菩薩行論》、《俱舍論》等論典。堪布給予我很多教導,他很嚴厲,但是內心很慈悲。堪布時常說要戒律清淨,也時常提醒我:身為一位仁波切,心中不能有任何傲慢的心,自己的身口意,都要投入佛行事業。這些教言我一直銘記在心,我現在能夠經常為大家開示,都是堪布羅卓然薩的恩德,也是因為我時刻記住他的教言,並且依教奉行的成果。

堪布羅卓然薩也時常告訴我:當自己是被稱為仁波切或上師時,就不能對佛法、對三寶有任何懷疑,也不能執著金錢,更不能對眾生、對佛行事業沒有虔誠的發心。

這些教言深記在我心中!

©Thrangu Dharmakara 2019